瞌睡虫虫

自己挖的坑,哭着也得填完

【破云KQ】重生(22)

Chapter 22

 

夜幕降临在市郊。

土坡上并排坐着两个年轻人,各自点燃一支烟。

“江停,其实那天……”

江停死死盯着闻柯的眼睛,纵然在漆黑的夜幕下也不放过最微妙的微表情。

副校长室命案发生那晚,闻柯的确到过案发现场。那天他和往常许多次一样,接到了匿名电话,让他去警院行政楼二层办公室,说有东西给他看,或许能帮助他回忆起以前的事情。他到了之后,只见屋内,一男一女两名学生倒在血泊中……

显然,这是一个针对自己的陷阱,而他,绝不能成为警方怀疑的对象。

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,或者说,至少没有让警方找到什么,除了路面监控捕捉到的那道鬼魅的影子。

“你不觉得这个谎言并不高明吗?”

“我编不出更好的理由,因为,没有任何编造的理由能胜过事实。”

“所以这几天一直都是你在跟踪我?”闻柯话锋一转。

江停没有说话,算是默认。

“有什么收获吗?”闻柯微微一笑,看向江停。

江停的确暗中跟踪了闻柯几次,而那几次,他几乎都和那个叫阿彬的私人秘书在一起,去的地方也和工作不尽相关,一次龙宫娱乐中心,一次盘古植物园,还有一次跟丢了。

“我说过的,有什么话都可以直接问我。”

“你和阿彬还挺默契的。”

闻柯眼中的笑意愈加明显,“我可以理解为……你在吃醋吗?”

江停别过头,微风拂过,树叶婆娑。

“什么人!”江停突然掐了烟,警觉地环顾四周。

伴随着沙沙的脚步声,四周的黑影越来越近,变成了十几个蒙面人,围拢过来。

不知对方是谁,但很明显就是冲着他们来的。江停下意识地将手伸向后腰,却空空如也。那不过是即使失忆也依旧保持的条件反射。

二人默契般地原地转身,脊背几乎靠在一起。

“上次还没玩够?”即使出于明显劣势,闻柯的语气没有任何的慌张,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江停记起闻柯之前说过的那次遇袭,他并没有骗自己。

打头阵的两个直奔江停而来,他们显然轻敌了,不紧不慢地伸出手准备揪江停的衣领,却被攥住手腕,点到麻穴,紧接着江停一个反手。“啊呀!”那人捂着胳膊倒在地上。

几人很快战在一起。江停和闻柯始终保持一步的距离,第一次字面意义的并肩作战,却如同默契到心有灵犀的搭档,守护住对方的背后,不留任何空当。十几个回合下来,人多的一方并没有占到优势。

然而,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,不远处的车轮前胎爆裂。

江停心中一惊,那是装有消音器的枪声。

树林中又走出一人,举着一只qiang。那个身量很高,体格强壮,透过黑色头套上的小洞,眼中的杀气明显外溢。

他把枪口对准闻柯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“你们是几点接到电话的。”马翔问。

凌晨4点,警局就接到邓士礼的报案,儿子被人绑架了。为了掩人耳目,只有马翔和另外几个脸生的警员乔装打扮成装修工的样子,悄悄进入邓家。

“夜里1点多吧,当时我们都已经睡了。”邓士礼的妻子解释道,一边替邓士礼揉着肩膀。“说他们绑架了阿彬,然后没等我们多问,他就、就挂断了……”说着又开始抹眼泪。马翔心里翻了个白眼,对那眼泪究竟有几分是真心的表示怀疑。

“我实在没想到,他们的目标竟然是阿彬。”邓士礼低声说。他看上去还算很冷静,然而仔细看会发现他的嘴唇微微发抖。

邓文彬是景升集团总裁邓士礼长子的这件事,从未公开过。确切说,邓文彬是私生子,直到成年,也没有见过父亲几面,每次见面,也大都是作为下属来汇报工作。把邓文彬安排在生物试验基地,正是邓士礼的主意,意在锻炼一下他,或者说是考验。

接到绑匪电话后,邓总就连忙给阿彬打了电话,无法接通。接着,手机上收到一张照片,一名年轻男子被反绑着,身上还沾着斑驳血迹。由于头上套着黑色头套,看不到面容,但看那身形像是儿子阿彬。阿彬的身边还有一个穿深色衣服的男人,同样被蒙着头套。

“绑匪再来电话的时候,尽量拖延时间,说你要和儿子通话。现在,请您回忆一下,都有什么人知道邓文彬的真实身份?”

“除了家里人,那就是进出口公司的李总,还有……”一旁的警员做着记录。

 

这时,管家火急火燎地冲进来。“邓总,夫人,少爷他、他……”

“阿彬怎么了,快说!”邓总猛地站了起来。

“少爷他、他、他回来了!”

“阿彬!”

邓总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门口,一把抱住刚刚进门的邓文彬。

“阿彬,儿子……”邓总的声音带着哭腔。阿彬显然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,手足无措,良久才把悬空的双手覆盖在父亲的背上。“爸……”

这一生“爸”似乎唤醒了邓士礼,他渐渐松开阿彬,擦了擦脸上的泪,然后……一巴掌挥了过去。“你这小子昨晚上哪儿鬼混去了?”

“哎,士礼,别这样……”邓夫人拉住他。

 

叮铃铃——电话响了起来。

邓总在警员的示意下拿起听筒。“邓士礼,你给我挺好,在今晚6点前准备好100万美金,要现金——”

“呵呵,”邓总冷笑道,“你别想骗——”马翔一把捂住了邓总的嘴。

“马警官,你——”

听筒那边继续在发出嚣张的威胁,“你不想给你儿子收尸的话,就不要耍花招……”

电话挂断了,只说了赎金,没有提及交易地点。监听警员摇了摇头,时间太短,无法追踪信号。马翔这才放开邓总。

“邓总,冒犯了,虽然阿彬平安无事,但那个被绑架的那个人,有生命危险,尤其是如果当绑匪发现他不是邓文彬,后果不堪设想,所以请您协助我们。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一大早,警局上下就忙得焦头烂额。景升集团老总邓士礼的儿子被绑架了,严峫派马翔去邓家监听绑匪电话,另一组人调查邓文彬的生活圈子和上下班必经之路。没等他喘口气,就接到另一起报案,盘古植物园的护林人发现园区西北角外面停着辆车,前胎爆裂,附近地上还有血迹。

“你们几个,跟我走!”办公室,就剩下步重华这个光杆司令了。

然而,还没等他到达目的地,手机又响了起来,是建宁警院侦查系秘书王媛媛打来的。“严警官,江教授今天没来上课,他和您在一起吗……”

严峫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。他连忙拨打江停的手机,无法接通。

“开快点!”

 

“这一带哪有什么监控?”报案的护林员解释道。

严峫盯着地上一滩已经干涸的血迹。这种失血量暂时不会致命,但前提是及时止血……

从刚才开始,他的心中就忐忑不安,现在愈演愈烈。

“报告严队,车辆登记在景升集团名下,使用人是个外国人,叫Colin Winfield。”

“什么?”严峫的脑子嗡地一下。是他?是他!那么说……

当看到法医举着证物袋从身边经过时,严峫眼前一黑,站立不稳。

证物袋中是一枚精致的领带夹。他看到江停戴过。

 

“严队!严队!”

伴着眼前的黑色烟雾渐渐消散,严峫的耳畔依稀传来队友的呼唤声。“早上没顾上吃饭,低血糖了吧。”苟利带着满是污迹的胶皮手套,递上一颗糖,被严峫打到地上。

“没事,别瞎想。我刚才做了快速化验,血型和江停不符,你放心……”

“现场发现弹壳,已经拍给内勤检索数据库了。”另一名警员说道。

 

 

 

下章预告:虐K预警


评论(16)

热度(118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