瞌睡虫虫

自己挖的坑,哭着也得填完

【破云KQ】重生(20)

先发吧,大家提提意见,哪里不对后面再修~~


Chapter 20

 

严峫从后座下了车,抬起腿踹了一脚,“小气!”,算是发泄不肯把他送到家门的不满。“我也得快点回去享受我的二人世界喽!拜拜~~”步重华一脚油门扬长而去。吴雩又在外面跑了一整天,现在正等他回家。

拐过街角,那是……

严峫刚刚转过拐角,就迅速退了回去,躲在墙后。

他远远望见家里那辆G65停在路边,江停和一个人站在旁边正说着什么。那人刚好站在暗处,看不清身形。

是他!

他正纠结着要不要走上前,从相反方向驶来一辆出租车,载上那人扬长而去。

望着江停回到驾驶室,驶向自家小区,严峫的心中五味杂陈。虽然并没有看清,但严峫的直觉告诉自己,一定是那个人。江停为什么这么不听劝?自己才离开几天,那个人就对江停做了什么?等等,还是说根本不是这几天……

他快步走向家门。

 

“严峫,这么早啊。”江停微笑着替严峫拉开防盗门。

江停前脚进家门,后脚严峫就回来了。对朱煜的审讯这么快结束,出乎他的意料。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严峫心中不悦,“难道不是比平时的正点下班都要晚吗?”

“哦,我知道你们把朱秘书带走了,还以为要连夜审讯……”

“呵,很意外是吧。”严峫难以控制讽刺的语气。

明显气氛不对。受了风寒又硬撑着忙了一整天,此刻的江停已是疲惫不堪,可他并不想让严峫知道这些。他揣摩着问题可能出在他没有去接严峫,正要解释,严峫却先开口了。

“刚才,那个人是谁?”

“刚才……?哦,一个同事……”

“是闻柯对不对?”严峫逼近了一步,体格差距加上他严肃的语气,显得居高临下。

原来,被他看到了。原来是因为这个。

江停原本不想让闻柯送他,但身体的确有些撑不住了,只好答应闻柯载他,帮他把车开回家。身体状态的缘故,竟然没有发觉当时严峫在附近。他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“江停,你为什么不相信我?闻柯他很危险,你还要和他在一起,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?”

“就是顺路……”

“你离他远点。他接近你一定别有企图……”严峫的语气带着责怪与质疑,接连的轰炸终于将江停原本的一点心虚与愧疚消磨殆尽。

“人家是美国来的兼职教授,我们是同事,开学到现在这么久了,他就是正常授课啊。你不是查过档案吗?有问题吗?”

“那些都是可以造假的。”

“美国zheng f帮着他造假吗?你是jc,要讲证据。”

“证据,我明天就给你找证据。我是你的爱人,你为什么宁可相信他也不相信我啊?江停!”严峫激动起来。

“这样的话,以后我接送你去学校,不让我进没关系,我就等在门口,我——”

“严峫!”江停也有些生气了,这简直像是在耍小孩子脾气。“你是刑警,你的工作不是闲职。”

“我不能让你有任何危险。江停,你乖乖听我话好不好,我真的,真的害怕失去你。”他走上来拥住江停,才发现他的体温有点高。“你发烧了?”

“没事,有点感冒,吃药睡一觉就没事了。”

“果然我不在,就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。”严峫总算暂时放下了之前的话题,吩咐着让江停去休息,自己则冲进厨房去烧水。

江停靠在沙发上长舒一口气。

“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?”

“果然我不在,就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“以前……你很依赖我的,你很听我的话……”

以前的自己,究竟是个怎样的人?曾经沧海之后,竟甘心躲在别人的羽翼下,享受着全方位的呵护,也服从着全方位的安排。

他垂下头,目光正好扫过手上的婚戒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“为什么会这样……”严峫的脑子嗡地一下。一大早,确定江停已经退烧了,他并没有去警局,而是直接开车来到恭州福利院。虽然那是他不想让江停面对,自己也不愿面对的过去,但事到如今,这也许是唯一能称得上“证据“的东西了。童年的江停,和黑桃K,还有吴吞的合影。

“什么时候的事?“

“半年多前,喏。”工作人员递上一份报纸。恭州福利院失火,档案室焚毁,无人伤亡。严峫气得直想跺脚,工作人员对他的态度疑惑不解。

“是怎么烧起来的?报警了没有?”

“应该是线路老化,没报警。”

“怎么不报警?没有怀疑过是纵火吗?”

工作人员疑惑地抬起头,“你说这个地方,有什么值得纵火的?”

手机的彩铃声响起,是韩小梅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严队,我在日记中有发现,我怀疑……”

上午,韩小梅快速浏览了杜佳的日记。她原本以为就是少女的恋爱幻想小说,里面的一些细节却让她紧张起来。“蓝色的微尘,让人一步天堂,一步地狱。原来神明也可以是化工合成出的……能让我看到你,张开翅膀,带我飞……”

之前杜佳的shi检报告提示她有服用芬太ni类的精神药物,但由于治疗抑郁症的药物中也含有芬太ni,所以并未往dp方面去联想。根据朱煜的供词,杜佳的行为像是严重的精神疾病的表现,然而,难道那不会是xi d后产生幻觉,而作出极端行为吗?

“快,叫上步队,一起!”

Jing f兵分两路,步重华带一队人搜查杜佳在警院的寝室,严峫带一队人搜查杜佳家中。最后,除了带回她留在寝室的药瓶拿去化验。杜佳的shi体已经火化,又一个死无对证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“这一批是纯度最高的,还是闻老板识货。”一个西服革履打着领带的小个子男人坐在闻柯的对面。这个人姓云名坤,是位医药代表,专门给医院、生物公司提供药材。他约莫30出头,瘦瘦小小,一双眼睛却滴溜溜转,说不上贼眉鼠眼,也给人一种狡黠的印象。他还有一条三寸不烂之舌,话术一套一套的。

“阿彬不懂事,还请云老板多担待。”闻柯说话的内容很客气,语气上却没有任何起伏,反倒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。

两天前,闻柯为了陪江停去调查走访,把同云坤的生意洽谈全部交给邓文彬。对方报价太高,邓文彬按照之前的规矩拒绝了,岂料今天老板亲自出马,接受了云坤的报价,接下这批芬太ni,还当着云坤的面把自己数落了一通。

阿彬心中不悦,敢怒不敢言,于是全程都没怎么说话,也不太陪笑。

“小伙子不错。”云坤离开时,拍了拍阿彬的肩膀。等他走后,阿彬干脆脱了西装外套,扔在一边。

“我只是按规矩办事。”邓文彬一脸委屈。“这个人明显抬高价,这样一来我们亏大了。”

“阿彬啊,有时候,不要总盯着眼前那点即时利益,蝇头小利。”闻柯意味深长地说。“他是给正规医院供货的。

 

 

 

下章预告:第三案序幕拉开,景升集团老总收到恐吓信(这一案是KQ感情线的突破进展哦)


评论(12)

热度(101)
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